北京时间:2024年07月15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振兴 >> 满井,一个拥有厚度与深度的乡镇
满井,一个拥有厚度与深度的乡镇
满井,一个拥有厚度与深度的乡镇
发布时间:2022-05-31  来源:

满井镇,距离县城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

满井,满井,望字生意应该有井吧?一问,还真是因为一口满井和龙王井而得名。而那两口井,据说一年四季都不曾干枯,永远保持满满的一井水,流一点马上就满了,且井水质很好,喝生水也不会拉肚子。

一口井,打开了我们寻访满井悠久历史的窗口。

跟着乡文化干事尹书记和陈主任,我们去原乡卫生院的菜园子里寻找,满园蔬菜玉米,那口著名的满井已经找不到一丝踪迹了,而那个位于街口,曾经方便赶集的人们捧一口井水来喝,酿造了龙王酒,产出了佳泉矿泉水的龙王井也被一个大石板封住,上面成了菜贩子的摊位。

井,曾是满井的灵魂,它亲眼目睹了满井一代代人从生到死、从死到生,也亲身见证了历史的变迁。我们站在街口,望着龙王酒厂的店铺字样,感慨良多。

井虽不复存在,古老的房子,马口分水还在。

坐车爬了几个山路,看见掩映在草堆之中的石块,半山村的村长告诉我们,它就是马口。走进一看,石块已经呈灰黑色,一看便知年代已久,与边上的石板截然不同。马口据说是清朝一位姓马的县太爷为民间抢水纠纷而设置的一个分水口,将河水一半向左,一半向右,再也没有争抢。我们看见有一股溪水流向右边,还有一边已经被路封了。

沿着山路,我们去深沟里寻访观音潭,钻过荆棘,沿着斜坡下到一个深沟 沟里有潭水 ,几个巨石形成的山洞里说有观音供奉。传说以前这儿常发洪水,自从观音菩萨到了这儿,就再没有洪水来了,进洞一看,什么都没有,也不知观音菩萨去了哪里。

观音不在,我们却在半坡村找到一座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居住过12代的四合院老房子,两位八九十岁的老人和他们的儿子住在里面。

从一排石板小径进了一个小院,院墙是石块砌成,上面放着几盆仙人掌。跨过一整根树子做的门槛,黑乎乎的厨房里面,旧式木桌上摆着两三样蔬菜,89岁的老奶奶坐在那儿吃着米饭,看起来身体还不错。土灶土锅,灶前一个黑乎乎的粗铁钩挂着老式水壶,一下子让我想起小时候老家土灶前那个烧水壶,好多年都没有再看见这样的东西了。抬头,黑漆漆的墙面上一排排老腊肉熏得油光锃亮,有一块腊肉就挂在水壶上面,看着口水就要留下来了。曾经,家里过年吃的肉就是这样熏黑挂着的。

同来的摄影师方主席很激动,摆着相机不停地拍,可惜光线太暗,直呼下次一定带着灯光设备再去拍。说再没有见过如此古朴原始的木墩门槛、座椅、水缸、农具了。

照片照出来或许很有艺术感,而他们的生活显然一点也不艺术,老人两个儿子一个是五保户,一个做了上门女婿,因为有后人也不能享受低保,所有生活来源除了子女供养就是自食其力。

街后面也有一个老房子,里面住着得了股骨头坏死的两个老人,说起这个病,据说他们村有十几户人家在九十年代纷纷查出这个病,无论男女都中招,说是地下矿产原因也不知道是真假。后来政府帮助大家搬迁走了。

老人住的这个木屋瓦房,高高朗朗,看起来很气派,想必也是大户人家修的。老人说屋子潮湿,常有蛇趴在屋梁上,以前做过保管室,所以地面是水泥面。还好,现在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已经加强,这些老房子也被列为眉山市文物保护遗址了。

在半山村,我们看见了一棵又高又大的桢楠树。笔直的树干,遮了半边屋顶的树顶,散开成一个巨大的伞鹏。树干要两个大人合抱才能抱完,我一个人抱着大树,仰望着高不可及的树顶,感觉自己好渺小,桢楠在我们这里很珍贵,更不要说这么大一棵了。屋主老太婆念念叨叨,害怕树压垮了她的房子,大家都安慰说不会的。

我们正感慨桢楠少,路边一个村民说,我们这儿不少哈,那棵桢楠年年夏天都会掉许多树种,发了许多树苗,大家都移栽回去种,你看这儿,那儿都是哈,现在也有人经常来买桢楠树呢。还真是背靠大树好挣钱呢。

告别半山村,我们去往石碑村,看了一座保存完善的窜架结构房子,雕着麒麟花纹,木格子窗户,四根雕有花纹的石柱做门房,门上有两块像花朵一样的圆木门栓,高大气派,姓尹的大爷说曾有人出100块买一个门框花纹,他没有答应。他说村里田边还有一口井,湖广填四川就有了,据说从湖北来的人看见屋里蚊帐都成了粉末,可见多久没有人了。

而它的旁边,就是一个“节孝坊”牌匾。牌坊正好被一座前些年建的小楼房挡住,两者相隔不到半米。牌坊还保持着当初一些精美、庄重的痕迹,只是牌坊上面一半已经毁坏,面前也只剩下一个蹲着双腿面目全非的不详动物,但镌刻字的部分还完好,字也清晰可见。它建于乾隆29年,据说是一位吴氏17岁嫁于尹家,两年后丈夫去世,没有一个子女,她遂保养一个儿子辛苦39年抚养成为太学,后去世,它的儿子及族人为纪念她的奉献,遂建了这个节孝坊。

而我们则通过这道牌坊所记载的内容,想象着她的身世与命运。想着这位年轻的女子,是怎样的忍受着一生的寂寞辛苦抚养儿子成才的?或许这也是她让渡幸福与眼泪成就的道德建筑。一位尹姓村民说她的儿子据说就是他这一房的长辈,后人也有当官的。这个“节孝坊”也算是对吴氏最好的纪念吧。

山清水秀的满井镇,还有个五龙山的传说,据说在云井村,有一座寺庙,被五座山怀抱,有一天晚上,寺庙的和尚梦见峨眉山的和尚告知他在某一天要下来到寺庙,请他不要关门。结果到了那一天却是风雨交加磨合,和尚也忘了那个梦,到了晚上12点,从天上下来一口金钟,直撞寺门没有撞开反弹掉进对面一口田里,从此,寺庙四周都是水,而想挖开地找金钟,只要看见钟口立即就会瓢泼大雨淹盖田地。而独立于四水之间的寺庙从来没有被水淹过。

等我们怀着好奇的心到了那儿一看,五座山已经看不出什么轮廓,寺庙只剩一块石壁在草丛中影影倬倬,而寺庙后是一条高速路,据说埋钟的地方已被土填起,周边是几十亩即将打造成观光花圃的游乐园。那个响彻雨夜的钟声还会响起吗?

如今的满井镇,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及经济作物,几十亩的柑橘基地已成规模。广桥村几百亩的荷塘连天碧海,绿的叶,粉的花,清心碧韵,吸引了无数城里的人们来观荷游玩。

站在荷塘之中,捻一朵粉嫩的花骨朵,碰一碰摇摇摆摆的莲蓬,满眼的醉,满心的喜。自是要赏花美照一番,不想走不想走,无奈时间不够,在瞄上一眼,不舍离去。想在这吃上清香的荷花宴,再捧一捧嫩绿柔顺的荷花,岂不更美哉!

一眼井,让我们从满井的历史走到今天,让我在这个初夏,看见了满井的厚度与深度。如今的满井人,正在用他们的双手凿打出自己的井。